小怡神色复杂地说道:“这世界上的力量绝对没有平白无故就能获得的,要获得的强大力量,就需要付出相对应的代价。不是吗?阿修罗和我们帝释天不一样,他们是只知道争斗的恶神,穿上他们的铠甲,运用他们的力量,当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是说……”邱战似乎找到了什么玄机。

“梵泽他正在燃烧自己的生命力,以此为代价,他才获得了超越自身极限的力量。他撑不了太久,就会将自己烧成一片灰烬。苏衍根本就不需要进攻,只需要保存好自己就行了。”小怡说道,“苏衍他应该是看穿了这一点,才会反问梵泽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

邱战已经无话可说了。若不是有这个宝贝妹妹在的话,他连这一场战斗中的胜负点在哪里都看不出来。

梵泽身上穿着的修罗王宝甲的确可以通过献祭自己的生命力,来获取超常的力量。

但这样毫无疑问是饮鸩止渴,就算帝释天的生命力先天就非常优厚,也撑不了多久。

小怡又补充说:“胜负已分了。这一场胜负的关键在于苏衍会不会被梵泽捉住,刚才也已经看到了,苏衍的速度是有绝对优势的。只要梵泽摸不到苏衍的衣角,那结局就不可能逆转。梵泽会在火中自焚的,这一股力量太过庞大了,根本不是他这个层面能驾驭的了的。玩火者终自焚……”

邱战也是一声叹息,他也是战士,更是参加了战神祭典的战士。

此时梵泽生命力慢慢在火焰中蒸发的绝望感,他几乎能感同身受。

但就这时,擂台上又生出了新的变化。

苏衍竟然慢慢地落到了梵泽的身边。

苏衍完舍弃了双方之间的安距离……这一点大大地出乎了小怡的预料!

暖冬笑靥如花清纯美女高清艺术摄影

在她看来苏衍的做法非常不理智,她实在想不出苏衍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只见苏衍一只手按在了梵泽的肩膀上,劝解道:“生命力是很宝贵的东西,不应该燃烧在这种无聊的地方。”

梵泽本来想要抗争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被苏衍用一只手按住之后,梵泽居然动弹不得,甚至连体内的真元也调动不起来!

似乎他已经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力!

而苏衍的话语依然在梵泽的耳边响起,“觉得自己很懂死亡吗?若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那是永恒的黑暗……”

这世上恐怕不会有第二个人比苏衍更懂死亡的恐怖了,那是一切都消弭的绝对虚无。

梵泽之所以勇敢,只是因为不知者无畏罢了。

若他真的在活着和死去中间徘徊过,就应该知道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随着苏衍的话语,梵泽身上血色的战甲居然一件件地从他的身上剥落……

这一次所有人都看呆了。

“他这是什么妖法?”邱战吃惊地看向了自己的妹妹。

小怡从小就博览群书,在帝释天的皇族里面也算得上博学多识了,更重要的是她能完地理解书本里面的内容,并不是单纯的死记硬背而已。

小怡素来有天才少女的称谓,她也的确担得起这个称谓。

但此时小怡也茫然了,她完不知道苏衍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才能达到这样的战果!

她只知道苏衍做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但内里有什么玄机她完没有头绪。

其实就连梵泽都不知道苏衍是怎么做到的……

梵泽的表情同样茫然到了极点。

这一场决斗的胜负点和小怡说的其实并不一样,不在于速度,而在于心灵。

小怡没这一份见识,是因为她的修为远远不及苏衍。

心灵是玄之又玄的层面,在这个层面进行交锋,外人是看不出什么端倪的。

往往只是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动作,就可能分出动作了。

苏衍就是以自己的目光为剑,斩却了是梵泽的心魔!

心中魔头被斩杀之后,心神自然回复清明。

但这种事情原理说起来非常简单,要做到就真的是另外一码事了。

要像苏衍这样做得这么轻松,就更不用说了。

接着苏衍轻轻一推,等梵泽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就已经站在擂台下面了。

到最后梵泽脸上的表情都非常诡异。

此时梵泽脸上变成了大梦初醒的表情,他是当事人之一,到底能明白其中的一点玄机。

但其余的观众都不由自主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都是一脸茫然的表情,都不知道苏衍施展了什么魔法,居然会用如此诡异又和平的方式取胜!

实话实说,要在战神祭典上完不伤人地取胜,难度其实是远远的超过杀人的!

在战神祭典上,这样的事情绝对屈指可数。

小怡突然欢呼雀跃起来:“我懂了,我懂了!可是……他是怎么做到这种事情的?根本没可能的呀!”

语气从激动渐渐变得苦恼起来。

邱战看着自己的妹妹,她平素非常冷静的,情绪极少有如此波动的时候,想不到今日因为苏衍居然激动到这种程度。

而这一点,小怡居然还没察觉到!

“修罗王的战甲虽然能提供极为强大的力量,但内里也有魔头。一旦穿上铠甲,魔头也会进入心灵之中……魔头可以操纵人的心绪,只要斩去了魔头之后,梵泽的力量就会消失,因为他的力量本来就是跟魔头以及铠甲借的。两者之间的联系一旦没有了……可是,他是怎么做到的?”

“说什么?”邱战问道。

“哥哥,不觉得奇怪吗?魔头是无形无质的存在!非物理的存在,用剑要怎么斩杀?”

邱战这次没被问住,因为剑法是他的专长,“除非他的剑法进入到了传说中的一剑破万法的境界。入了这境界之后,天地之间万事万物皆可为剑,在心灵层面亦能斩杀魔头。”

说到这里,邱战都忍不住苦笑起来,“可是像这样的存在,万年都出不来一个,就连评议会中也没这样的狠角色,会不会想太多了?”

小怡此时不说话了,她只是盯着苏衍,似乎想要将这个神秘又强大的男子看穿。

此时苏衍的目光扫过来,她和苏衍短短地对视了一秒钟。

随后,苏衍以胜利者的姿态下擂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