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族‘千面’,神族‘州元’,风族‘风玉书’这些人,跟苏辰已经有过短暂的交锋。

所以,他们也清楚苏辰的性格与手段,觉得苏辰能弄死九弘道身,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不过,如今面对的是九弘本尊,还这么狂傲,那就有点过于自负了。

九弘的本尊,可是比起他的道身,要厉害得多。

二者,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

“小子,你这么猖狂,没有死在玄奕手中,倒是要让九弘给收拾了。”

千面心底一阵冷笑。

这会儿,场上汇聚的强者越来越多,他倒是没了冒头的心思。

不管是破惊云,还是九弘,这些人在诸天战场的名气,都比他要大得多。

至于实力,有可能比他还要强一些。

但是,自己真正拼起来,也不会没有胜算。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很难说,谁拥有碾压谁的绝对力量,如果真的具备这个实力,那也不用玩算计了,直接动手开干了!

姑娘与花比美更胜一筹清纯照

九弘听到苏辰轻蔑的声音,脸色非常难看,目光阴冷,死死盯着苏辰。

砰!

天地间,有无数杀机弥漫开来,仙光如刀,仿佛要将苏辰千刀万剐。

“哼……”

破惊云冷冷哼了一声,煞气冲天,如同一座血色丰碑,直接把九弘的杀机都给压制下来。

“破惊云,你要保这个家伙?”

九弘眉头紧皱,冷声道。

“没错,他是我人族的天才,我自然要照顾他一二了。”

破惊云声音洪亮,回荡八方。

“咦……”

苏辰心底露出一抹惊讶之色,完没想到,破惊云居然会为自己出头。

要知道,自己在之前,可是跟破惊云完没有任何交情的,难道就仅凭一面之缘,便要出手相助吗?

“破惊云,你可知道,这个家伙,跟燕飞关系匪浅,且又身负人族气运,你保他,完就是在给自己惹麻烦!”

九弘面色冷冽,道。

“哦……原来如此!”

破惊云愣了一下,再次深深看了苏辰一眼,神色有些古怪。

九弘说,苏辰身负人族气运,那么,对方的气运大道,应该庞大无比才是,可在自己的观察中,苏辰身上,气运平淡,完没有出奇的地方。

“九弘,你是不是眼瞎看错了?”

雷墨化身的青衫道人,眉头紧皱,哼道。

“是啊,在我观察之中,这个人族小年轻,不像是气运旺盛之辈啊!”

雪王声音清冷,回荡在天地间。

“哼……你们懂什么,他们仙族的观气运之道,岂是你们这些个粗鄙之人能懂的!”

魔族‘千面’突然站了出来,冷笑一声。

“呵呵,千面啊,听说你被玄奕坑得不浅,我要是你,现在就赶紧找个地方钻进去了。”

雪王轻笑一声,玉手轻抚,雪落人间,化为一方狗窝。

“这狗窝虽丑,但是,给你挡挡脸,还是可以的!”

闻言。

千面气得目眦欲裂,拳头紧握,有种要暴起杀人的冲动。

“臭!婊!子!”

千面声音森寒无比,杀机澎湃,席卷云霄。

“千面,你嘴巴放干净点,我‘雪王’妹子,冰清玉洁,就像那盛开在天山之巅的雪莲,岂容你污蔑!”

雷墨脸色不善,呵斥道。

一旁,苏辰没有出声,看着这几人,在那里狗咬狗,倒也是一阵乐趣。

唯一比较可惜的是,双方都在克制,没有真正动手。

“既然你说苏辰是人族的气运之子,那我就不能让你伤害他了!”

破惊云一脸冷淡,道。

“哼……这家伙又跟你们九大不朽世家,三大永恒圣地,没有半点关系,你真要为了他,让自己陷入到我仙族的无穷追杀之中?”

九弘脸色阴沉,寒声道。

“威胁我?这没用哦,我破惊云最不怕的就是威胁了,最喜欢的就是追杀与反杀了,如果你们仙族想要给自己找麻烦,那可以试试看!”

破惊云浑身一震,无数煞气,翻滚间,化作一头头冤魂。

而且,这些冤魂生前还都是仙族的强者。

他这是在警告九弘。

死在他手中的仙族成千上百,不在乎所谓的追杀,要是仙族真敢派人来找他麻烦,那么,他不介意多杀一些仙族大帝。

“人族气运,在不停变化,如今倒是出了几个气运之子,但是,都跟你破惊云没有半点关系,你若是愿意把苏辰让出来,我可以承诺,他死之后,把他身上的气运天珠送给你!”

九弘心底有些不甘,继续道。

“嗯?气运天珠?”

破惊云神色微动,大为意外,看了苏辰一眼,笑道。

“我倒是没想到,气运天珠,居然会在你这里。”

“难怪,九弘说你是气运逆天之辈,而在我们看来,你的气运大道,却是平平无奇,原来是气运天珠替你遮掩了这一切。”

苏辰不知道破惊云是几个意思,所以,倒也没有着急,而是淡淡的看着破惊云。

“惊云兄,对这气运天珠感兴趣?”

破惊云一听,笑了笑。

“感兴趣!”

这个回答,出乎苏辰的意料。

因为太直接太干脆了。

“破惊云,既然你想要气运天珠,那么,我们完可以合作,我仙族对气运天珠不感兴趣,我们只要苏辰的命,气运天珠可以送你!”

九弘心头一喜,急声道。

“呵……你们仙族,果然都是阴险狡诈之人,天天张嘴闭嘴就是要谁的命,你们真以为,这诸天万界是你们仙族的自己家的后花园了?”

破惊云冷笑一声,言语中,充满了鄙夷。

“我破惊云,的确是对这传说中的‘气运天珠’非常感兴趣!”

“但是,我会凭借自己的实力去争取,而不是跟你们这群阴险卑鄙的家伙合作。”

“别看你九弘长得人模人样,但是,你的身子骨里,流淌着的都是黑水脏水臭水,你真让我感到恶心!”

场,一片死寂。

谁也没想到,破惊云会这般不留情面,直接把九弘往死里骂。

“说得好!”

苏辰在这万众巨静之际,直接拍手称快。

“你们愣着干嘛,我惊云兄可是身怀正义之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