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嘴!我刚才说让你仔细体会那种感觉,还有闲心在这里唠嗑说话,你真的就完记住了吗!?”

许明月被吓得一颤,当即闭上了眼睛,重新回溯之前那种奇妙的感觉。

顾判闭上眼睛大口喘息着,只觉得这么用尽心力搞一次的话,甚至比和人大战三百回合还要疲惫许多,不管是从肉身还是精神上都疲倦到了极点。

悄无声息间,一杯热茶被递到了手上,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根本就没睁开眼睛,直接便没好气道,“端茶倒水是你现在该做的活吗?”

苏皇后有些尴尬地向后退了一步,脸色一冷正准备说些什么时,却又听到他接着说了起来。

“才刚刚跟你说过,要集中精力去体会那种感觉,不要三心二意,这才过了几个呼吸时间,就又忘了为师的教导了吗。”

“你要知道,我可是很忙的,时间非常宝贵,根本就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不可能经常像这样一点点来手把手地教导你,所以你必须将机会牢牢抓住,每一次都要有每一次的进步,每一次都要有每一次的收获,明白了吗?”

许明月根本就没有听到顾判在说些什么,她现在已经将部心神都沉浸在了体内那股热流的涌动上来,并且尝试着一点点自己去引导它,让自从那些红色的东西离开后,就开始变得缓慢的热流涌动继续保持原来的速度。

时间一点点流逝,许明月额头上沁出了一层又一层细密的汗水,又滴滴答答淌落下来,将衣衫都浸得透湿。

许久后,她缓缓睁开眼睛,脸上尽显疲态,颤抖着伸手要去拿桌上的茶盏,没想到却咔嚓一声直接将那只精美的瓷杯捏的粉碎,里面的茶叶茶汤哗啦啦洒得满桌子都是。

这一下,不仅仅是许明月呆愣在那里,就连刚刚坐回到位置上的苏皇后也檀口微张,惊讶至极,她们还未等发问,就听到顾判充满疲倦的声音在耳边淡淡响起。

“不用担心,我刚刚开始修行时也是如此,这就是身体强度和力量增长太快,而自己的念头想法还未曾适应这种变化,导致完无法精确控制速度与力量而已。”

粉紫色之个性少女唯美梦幻写真

“说句很形象却又不好听的话,这就叫实力提升快到失去控制,把脑子都练成了肌肉,必须停下来一点点去适应打磨,慢慢体会和练习,把脑壳里的肌肉再磨回到浆液状态才行。”

顾判慢慢说着,又开始询问许明月的感觉和体会,过了片刻便再一次搭手上去,引导着她完成了第二次的修行。

…………………………………………

“呼……”顾判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眼看着许明月在他接连三次的指导下终于开始走上了正轨,便一口将杯中只剩余温的茶水喝完,站起身来朝着外面看了一眼。

他直到现在才发现,外面的天竟然已经黑透了,一盏盏灯火被点亮,这才将整个院落照得通透,犹如白昼一般明亮。

“原来这么晚了啊,皇后娘娘若是没有其他吩咐的话,那微臣就先告退了。”

他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肚子,一心只想着找地方抓紧时间喝酒吃肉,根本就没有继续在这里呆下去的想法。

反正皇后召见他也来了,最大的收获便是收许明月为徒,更传了她一手修炼法门,留了一根红丝在她的身上,至此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可以安心等待京城异闻事件更深一步的发展,旁观珞羽的布局斗法,所以完就没有继续再留下来和这几个女人吹比打屁的必要了。

苏瑾璇沉默一下,展颜笑道,“顾千户劳累半日,如今已经是晚饭时分,不若留下来吃过晚饭再走吧。”

“这样啊……”他忍不住又摸了摸肚皮,咕咚咽下一口口水,“既然是皇后娘娘相邀,那微臣唯有领旨谢恩。”

“蓝嬷嬷,你去吩咐做一桌席面,要清淡一些……”

苏皇后一句话没说完,就听到旁边许明月小声提醒道,“母后,顾先生他,他是很喜欢喝酒吃肉的。”

“哦……那蓝嬷嬷你记得强调一下,多做一些荤菜送来,再将府里存着的好酒取来一些,让顾千户享用。”

蓝嬷嬷领命而去,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苏瑾璇又追了一句道,“让人把本宫那不成器的弟弟也叫过来,一起用膳。”

数个呼吸后,蓝嬷嬷刚刚打开院门,便猛地停住了脚步,有些惊讶地道,“少爷,你怎么在这儿站着呢……”

“我是怕那个小李飞刀趁我不注意跑了,所以才一直守在这里,怎么,那家伙到底还是要逃走了是不是?”

顾判转头看了已经无语的苏皇后一眼,带着几分凝重的表情道,“臣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当问不当问,当讲不当讲。”

她缓缓揉捏着自己的眉心道,似乎有些疲惫地道,“你直说就是。”

“微臣曾听苏少爷之护卫说起,苏少爷当前正在大都尉府就任枢密参事一职,以他这样……恩

,以他这样活泼跳脱的性格,做枢密参事的话,可得时刻注意谨言慎行啊。”

她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忽然间便冷了脸,皱起眉头道,“呵,像你这样口无遮拦的家伙都能做到缇骑之千户,一地之镇抚,那家弟又怎么不能做那都尉府的枢密参事?更何况本宫的弟弟所任职务虽然叫做枢密参事,但所办的差事却并不是你以为的那些机密之事,明白了吗?”

顾判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还好此时苏瑾和已经进了屋子,恭恭敬敬和苏皇后见礼,算是免去了他的些许尴尬。

“起来坐吧。”苏瑾璇面上浮现出一丝笑容,“瑾和,这位是缇骑的顾千户,也算是指导明月习武修行的老师,本宫不论你们之前是不是有过什么……”

她的话都还没有说完,苏瑾和的脸色一下子便沉了下来,直勾勾盯着顾判看着,咬牙冷笑道,“好个缇骑顾千户,原本我还以为你真的是江湖兵器谱排名第三的小李飞刀,没想到却是随口胡说骗人的家伙!”

顾判完无视了苏瑾和几乎要喷火的眼睛,和上首突然被打断说话后面色转阴的苏瑾璇,好整以暇地端起瓷杯喝了口茶,放下杯子后才悠悠叹了口气道,“苏兄弟一看就是极少行走过江湖,没有太多的江湖经验可讲。”

“别叫我苏兄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参事你好好想一想,一个经验老道的江湖人士,尤其是像我这般身为朝廷命官,却因为差事任务需要,而不得不潜入江湖最凶险之处的人,最需要注意的,也是最主要的事情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