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什么时候开始喝酒了,我记得以前不喝酒的。”

李锋诧异的看着洛天衣,一杯酒下去她脸色竟然一点没变。

洛天衣俏鼻微皱哼了一声:“自从被我追杀逃走后,就再没见过我,对我又了解多少。”

“算了,愿意喝酒喝吧,又不关我事。”李锋讪笑着说了句,没注意到洛天衣眼里突然涌现了怒气,转移话题的问:“说不是陆千机这把剑,那是什么剑,难道是那个佛爷刘佛海?”

“嗯。”洛天衣沉着脸哼了一声,李锋不明白她为什么说变脸就变脸,又问:“不是要去和刘佛海谈事情吗,怎么不去。”

“什么脑子,谁说谈事情就要当面谈。我的事少管,坐这里等着就行!”洛天衣把酒杯磕在桌子上,不愿意再搭理李锋,他只能扭过头跟魏强说话。

“李兄弟在秦城做什么的?”两人又碰了一杯后魏强问道。

“帮人打理一家保镖公司,顺便给人当司机。”李锋的大实话让魏强不太相信:“李兄弟是不是故意埋汰我,说开保镖公司我信,给人当司机我不信,和洛小姐明显是朋友,我不信秦城还有比洛小姐地位高的人。”

李锋看了眼洛天衣后笑着说:“我那老板是个大美女。”

“这就对了,一说美女老板我就信了。”魏强有些猥琐的笑了起来,李锋夹了颗油炸花生米放嘴里,问:“魏大哥也不是普通的厨子吧?”

魏强已经喝得面红耳赤,听到这话挥舞着大手说:“这还真说错了错了,我就是个最普通的厨子,不信问问那些服务员,刘公馆里有一半以上的菜都是我亲手做出来的。刘公馆刚一开业我就在这里干了,算是老资格。”

穿着雨衣的活泼女孩

李锋吸了吸鼻子,魏强身上确实有股挥之不去的油烟味,这是常年在油烟环境下沾染上的,看来这个魏强没说谎。不过能从刘公馆开业就干到现在,堂而皇之的坐在这里喝酒也没人敢上来说他,相比跟刘佛海关系匪浅。

再加上这家伙身手不简单,肯定在刘公馆也是个隐藏小boss级别的人物。

接下来李锋没再喝酒,都是魏强一个人在喝,几瓶白酒下去,魏强的胖脸变成了紫红色,彻底喝醉了。

“李兄弟,谢谢今天请我喝了这么多酒,说实话,我已经好久没这么痛快的喝过酒了。”魏强大手揽住李锋的肩膀,不等李锋开口又接着说:“再告诉一个事,除了喝酒外我还有个任务,就是试探,我魏强决定交这个朋友所以不想瞒着。”

李锋刚在疑惑是谁让魏强试探自己,突然感到肩膀猛的一沉,李锋冷眼一瞥,魏强的一个手掌正搭在他肩膀上,那看起来肉乎乎没什么力量的手掌,此刻却仿佛一座山压了下来。

“李兄弟,对不住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如果受不了就说。”魏强笑呵呵的说道,李锋看出他对自己是真没恶意,只是像他说的那样试探自己。

想到这里李锋便微微一笑,这样的试探他还真不太在乎。向着洛天衣那边的左手探出环住她的纤腰,一股柔力就将正瞪大眼睛看热闹的洛天衣身体连着屁股下的椅子带了出去离开了这个战场。

与此同时,李锋被魏强手掌压住的右边肩膀也同时一震,一股和之前那股柔力截然相反的刚猛力量猛冲出去,只听啪的一声,魏强的手臂竟然被一下弹开,连带着让他身体都出现了轻微的摇晃。

魏强赶紧稳住身体,双眼惊讶的看着李锋,然后咧开大嘴一笑:“李兄竟然能同时运用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的武学境界已经到了很高的层次。”

“魏大哥身手也不弱,坐在那不动如山,挥手之间就能营造出泰山压顶之势,这铁桩功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李锋紧接着便说道,魏强冻手前后几乎看不到一点征兆,这种人是最可怕的,特别是做杀手,几乎在他身上感受不到一丝半点的杀气,等感受到的时候,说不定正是人头落地之时。

“我还是比不上李兄弟。”魏强喝完最后一杯酒站起来,毫不避讳的说:“我也该回去交差了,以后有机会还要让李兄弟请我喝酒。”

“魏大哥性情中人,一定一定。”

真正的高手,不需要一番大打出手才试探出对手的实力,而是一触之间便会明白这人的道行是深是浅。所以魏强说完这番话便转身离去,消失在了一道大门里。

李锋看着魏强远去,眼睛渐渐眯了起来,他已经猜到是谁要试探他了。

“这胖子实力怎么样?”洛天衣搬着椅子做了回来,她精通各种机关术,医术毒术也都超绝,但在武学上就只会一些简单的防身术,所以有这样的疑问。

“很强,只是短暂接触了一下,我暂时还看不透他的底细。”李锋摇头说道,话语中却透露出浓浓的自信,只要给他时间让他和魏强多试探几招,就能将魏强的底细摸透。

“那他还说比不上。”

洛天衣又问,李锋知道她是外行,懒得多说:“因为他知道,如果是生死之战,最后死的那个一定是他。”

魏强出手时,李锋没从他身上感受到血腥气,按理说,人体是一个气场,要想完全掩盖自己的气息是不可能的。这只能说明魏强手上并没有人命,而他李锋相比起魏强来,就是个手上沾满了血腥的刽子手。单纯比武谁胜胜负不一定,比杀人见血,李锋肯定是活下来的那个。

此刻,魏强也已经来到楼上某个宽敞的大厅内。

“师傅,那个李锋很强,我不是他的对手。”魏强恭敬的站在一个女人面前说道。

这是一个长得很美的中年美妇,虽然看起来已经四十多岁,那身材却一点不输于二十多的年轻女子,皮肤白皙紧致保养得很好,面容清冷绝丽几乎看不到一点岁月流逝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