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规避渡劫的天罚,这是何等匪夷所思之事,又意味着什么,他们作为存活数百年的成精老怪物,自然再清楚不过。

也就是说,出去的这几人,基本都得到过陆寒的帮助,但最让两人震惊无比的,云霄宗的公西瑞,竟然是死在陆寒手里。而常飞和黎艮都没有主动提及,毕竟他们当时各自为战,没亲眼看见就不会信誓旦旦保证,而且云霄宗从未对外露出异样状况。

“月离丫头,你真的不考虑晦暝老鬼的嫡传弟子了?毕竟那小崽子一表人才,也是有很大几率进阶元婴的,这些年还对你照顾有加,做个双修伴侣,我玄华宗会更加稳固。”

“呵呵!除却两位老祖,月离可是从未对任何其他人动情的,况且这等天劫更加凶险,即便他就算进阶又如何,毕竟只是一人而已。陆寒能让我有更大几率成功进阶,只要他愿意,我玄华宗的元婴修士,很快就碾压太极真境。”

“嘶——!言语不可太狂妄,既然你的心意已经有了归属,我们俩也不会过分干涉,只是谁想成为你的依靠,还需经受点考验。”

中年道家苦笑着摇摇头,晦暝老鬼的脾气闻名界面,他的弟子定然也不会善罢甘休,以后会有风雨波澜的。

“嘿嘿!月离就能替陆寒做主,金丹之下无人与他匹敌,即便晦暝师叔,也不过初期境界,希望他别闹的太过分。”

“咳咳……去去去,妮子大了就让人更头疼,老身不管就是。”

从望海城出发,没过两千里就遇见一片沙漠,让陆寒纳闷半晌,四周山水都在,这方圆几百里的黄沙,究竟如何形成的。随着向前飞遁,每隔上千里,又有大小不等的沙漠出现,黄绿之间也算好看。

他故意辍在钟离婉莟身后,打量着此女背影,却将心神抛向远方,突然蹦出的一个大家族,该如何安排是个问题。对面就是天青殿,若将这个宗族倒向玄华宗,又多了一个强大对头,再没有将云霄宗铲除前,暂时不能树敌太多。

或者借力打力,将其秘密收服后,慢慢撬动天青殿的根基,但必须以消磨第一大宗门的太极真境为前提,连环设套层层挖坑。

钟离婉莟所说的闵家,属于效忠玄华宗的二流宗族,去苍梧禁地的‘神兽大赏’中,基本没他们什么事。不知钟离家族为何如此下注,但他们绝对不傻,每次出手必定经过慎重考量,耐人寻味的背后,是错综复杂的利益牵扯。

清纯美女之伙伴

大大小小的凡人村镇,点缀在黄绿相间上,炊烟阵阵更填生机,农田四四方方,家畜成群伴随着孩童的嬉笑,一起撑过无数年的生命。

“还有八百里,闵家虽然地位不高,却也不可小觑,他们宗族的凡人好修士,都喜欢好勇斗狠,所以颇有些名气。”

“是么?陆某也喜欢争强好胜,却至今默默无闻,不过我打算另辟途径,就是在泡美女方面发挥出特长。”

“啊?啐——!”

红晕微微一闪,钟离婉莟再也不理身后这个讨厌的家伙,两人降落的地点,是足有千里沙地的中心,他们面前没有城池。高高的宽大围墙,围成百里长的圆形,里面全部被大大小小的四方帐篷挤满,而中心处的几顶,足有上百丈大小,也是闵家的权利核心。

距离大门还有五十里,前方二里外的滚滚沙土里,蓦然蹦出三个修士,均都上身披着黄色坎肩,腰部以下为同等颜色的光滑紧身裤,也不只是何等面料打造。

中间是筑基后期境界,额头上有块紫瘢,左右侧二人只有初期修为,面色不善的看着飞飘靠近的两人,一点忌惮的意思都没有。

“钟离家族来人,要见自家族长,烦请让我们进去。”

婉莟说着就扔出一物,是块菱形的紫色木牌,上面歪歪扭扭刻着陌生字体,但是灵力不俗。

“你可以进去,那小子不行,除非他也拿出你们家族的物证。”

紫瘢修士瞪眼看向陆寒,将木牌扔了回来,但随即表情僵住,其他两人同样如此,一股微弱的波动徐徐扫过三人。

陆寒快速飘向大门,钟离婉莟盯着三个呆瓜看了几眼,没弄明白他们是如何僵住的,但是知晓被陆寒动了手脚。

门口的值守,以金丹初期修为之人为主,向远方看了几眼,神念中有三个身影,正如扭秧歌似的来回走动。虽然疑惑重重,却还是将小门打开,把两人尽数放进去,浓浓的土属性气息扑面而来。

“咦?真的是小妹来了,这位道友……?”

还未靠近那顶足最大的帐篷,里面已经走出八个人,其中有个人头戴紫金冠,浅黄的锦袍上绣着一片沙海,脸庞很长微微发紫,见到钟离婉莟立刻一笑,又把目光定格在陆寒身上。

“咱们宗族正缺少的那人,我已经领来了,就让兄长看看,然后好妥善准备。”

见到有美女到来,另几人顿时眼前一亮,却不敢有半分亵渎,而钟离婉莟笑呵呵的,几句话刚说完,就见紫脸修士顿时惊愕。

“什么?你已经……有点太草率了吧,我们和闵家族长谈论的也是此事,基本已经商定,正在商讨细节。”

“是啊!族妹妹,你为何如此不冷静,哪冒出来的野小子,也配和你一起进入‘神兽大赏’。”

紫脸修士身旁,面色发黄的高个修士,穿着也大致和其相似,顿时阴沉似水,随即看向陆寒的目光,立即充满威胁和不善。

而其他几人也纷纷面露不悦,一股股若有若无的威压,都开始向陆寒涌去,只有为首的那个高大胖子,全身古铜色肌肤格外显眼,见此情形笑着摆摆手。

“进去再谈,不要见面就伤和气嘛,婉莟小姐也是为了你们宗族考虑,即便不同意这位道友,给他点灵石打发走就算了。”

此人就是闵家族长闵别离,金丹后期的修为在那摆着,而钟离婉莟立刻俏脸绷紧,又尴尬紧张的瞥了陆寒一眼,生怕这位就地发飙,但是这位好像啥事没有那样,依旧神色坦然。

在路上,已经知晓这个紫脸家伙叫钟离衡,黄脸的则是钟离飞尘,看名字就和闵家很亲近,不过毕竟是尘土而已。

但是进了大帐,还有更尴尬的情景,座位足足九个,那八人坐好后,剩余的一个摆在两人面前,钟离婉莟脸色通红,怒意越来越强盛。

“快坐下吧,我就当一会姑娘的保镖,这还是许多人抢不到的福分。”

陆寒一番话,顿时感觉屋内气氛更冷了几分,四五双嫉妒的目光全部射来,再也没没一张好脸色。

“啊?这如何使得?还是你来坐,真的不好意思,不过本姑娘一定争取……”

“他说的对,奴才就该如此,能分清主仆身份还算合格,婉莟姑娘不必理会。”

美女还带着愧疚未说完,就被冷飕飕的话打断,紧挨着闵别离的是个干瘦青年,小眼睛闪动几下,讽刺意味十足,立刻有尴尬笑声迎合。

“住口!请看清自己的身份,闵族长还需多家管制才对,他作为修士不该如此躁动。”

“姑娘坐下就是,站得越久才能坐的越稳,有我在这就放宽心即可。”

见钟离婉莟开始呵斥,陆寒反而挪了挪座椅,伸手搭在美女香肩,半强迫似的将她摁在上面,这举动又印来飕飕寒意,就连钟离衡都不淡定了。

恰在此刻,外面进来一人,正是门口值守的那个金丹初期,带着怒意闯进来,立刻盯视陆寒几眼,就到了闵别离面前,对他密语传音几句。

“钟离族长,能看中我们闵家修士去参加神兽大赏,可算是联姻的一大彩头,相信他和婉莟小姐,绝对能给贵宗族带出有价值的东西。”

闵别离就像没听见,挥手示意那人退出,反而依旧语气高亢,对着钟离衡满脸微笑。

“当然,令族弟渡劫九死一生,成功了就代表底蕴不凡,否则我也不会考虑。但还是先把陌生人请走,接下来才更好说话,让那位道友领取二十块灵石,就当做他白跑一趟的路费吧。”

“族兄——!不要妄下断言,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钟离婉莟噌的站起,立刻对着钟离衡急切的密语起来,也不管众目睽睽,跺着脚满脸愤恨。只见钟离衡双眼越睁越大,开始瞠目结舌起来,脸色微微发白,再看向陆寒的目光变成惊惧和不安。

“族妹妹,还不速速坐下,你这班胡闹成何体统,竟敢威胁大哥不成,为了一个野小子,淑女的样子去哪了?”

猛地一声沉喝,钟离飞尘立刻将密语传音打断,满脸怒气的大声训斥,陆寒扶着靠背,连头都没抬,嘴角翘起微妙的弧度。

“你住口!乱叫喊什么,还当我是一族之长么?”

顿时满堂皆惊,目光瞬间都看向钟离衡,只见他回身对着钟离飞尘怒喝,后者满脸惊愕,随即肤色铁青的低头不语。

“怎么?三位之间岂能因为一个外人起了隔阂,我作为地主就不能继续冷眼旁观了,何况那位道友方才对守门的暗哨下手,属于非法闯入。”

闵别离一番话,又把气氛激起不可调和的高度,只见他徐徐站起,对着陆寒做出个‘请’的姿势,金丹后期的威压越来越高。

“不不,闵族长,这里面可能有误会,这位是……”

“什么?在咱们地盘上撒野?还敢对守卫下手,分明就是想打我宗族的脸,早就看这家伙不顺眼,此刻更不能放过,必须将他留下。”

还未等钟离衡焦急的说完,方才侮辱陆寒的瘦子,嗷的一声站起来,杀意滚滚爆发,恨不得立刻动手,其他几人也随着站起,大有必须讨还公道的意思。

“住口!也不问问那三个孽畜,刚才是如何对待他的,真当我钟离婉莟的客人可欺么?”

美女真的怒了,同样爆发出不俗的额威压,整个大张立刻气氛紧张,钟离衡急的转了几圈,就在此刻陆寒说话了。

“我本就没想走,而是在考虑,闵家宗族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玄华宗的地界上,本该进行一番清理了。”

声音虽然不高,却有两人浑身一颤,除却面前的美女,自然就只有钟离衡一人了,但是他还想说什么,被陆寒摆摆手制止。而钟离飞尘也忽然明白了什么,脸色瞬间苍白无比,浑身微微颤抖,十分惊惧的盯着陆寒。

“你说什么?大言不惭的小杂碎,竟然产生将我们灭族的猖狂想法,该杀——!”

“该杀!”

“你该死!”

“好的,咱们就用各自的手段,来决定闵家的命运,顺带把神兽大赏的事情一起定下来,谁再敢多言,别怪我同样无情。”

陆寒面对滚滚怒气,无奈的摊摊手,丢下几句话转身向外走去,钟离婉莟懊恼的一跺脚跟上,狠狠瞪了族兄一眼。

与她同样跺脚的还有钟离衡,却对着闵别离赶紧使眼色,但是把对方搞得不明所以,其他人已经快步跟出。

大门外十里,陆寒神态自若的坐在沙堆上,钟离婉莟急的转了几圈,就跑到陆寒身后站住,而钟离衡和钟离飞尘,例外的独自成团。

闵别离忽然生出不祥预感,对钟离衡的眼色开始醒悟,感觉背后寒意来袭,双目再次死死盯住陆寒,疑惑又浮现心头。

‘此人绝对不是玄华宗的,也不属于天青殿,那钟离家的元老,为何态度转变如此快?不就是一个初期境界的后生么,何必为他把自己家闹翻,真让人无法理解,哼!’

“谁先来?我只出一击,是死是活就看诸位的本事,反正闵家即将消失了,还这里一片清净沃土吧。”

此刻,陆寒才露出冷笑,如看死人一般盯着对面,而大门的方向又飞来三个身影,似乎家族精英聚齐,就等着他动手开宰一窝端。

至于这个家族以往如何效忠玄华宗,那该去宗门理论,前提是有几人能活到那会儿,犯我者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