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林夫人的厚爱,不过……还请见谅,晚辈……无法答应。”

江临拱手作揖一礼。

对于江临的拒绝,林袖袖确实很感到十分的意外和惊讶。

除却一些公共山峰之外,剑宗一共三十主峰,被称为三十主峰。

主峰被主峰收徒,至少是内门弟子,而嫡传弟子的话就很有难度了,一般只有一人,确定之后就是按照继承山峰衣钵培养的。

所以三十主峰的长老选择徒都慎之又慎,现在剑宗的嫡传弟子才不过七人而已。

这还是一般的主峰。

柳袖峰却更是不一样!

柳袖峰一千多年前林袖袖嫁入剑宗林霸天之后,自己开创了柳袖峰,不到百年就成为了剑宗的主峰之首。

其中从主峰培养出来的弟子虽然不多,千年来也不过二三十个。

可是这些弟子有的不是在剑宗成为了供奉长老,有的便是游历天下,成为有名的剑仙。

当然了,其中在外开创门派的也不再少数。

每一个女孩都有一个粉红色的公主梦

不过林袖袖有了身孕之后,就不再收徒了。

外界猜想是林袖袖想好好的相夫教子,隐藏幕后,成为成功男士身后的那个成功的女人。

不过很快剑宗就给出了答案,那就是柳袖峰收弟子不再收内门,而是只收嫡传。

一时之间,浩然天下甚至是妖族天下都想来剑宗继承林袖袖的衣钵。

毕竟林袖袖的剑,实在是太出名了。

可是林袖袖一个都没收。

直到近一年,当林袖袖宣布自己的俩个女儿成为柳袖峰的嫡传。

若是其他人用这种操作,那肯定就要被骂是炒作和为自己女儿造势了。

但是这个人是林袖袖,浩然天下第一女子剑修。

她根本就没有必要这么做!

更何况在林袖袖认亲前,林清婉的名声已经是响彻九大洲了!

所有人都觉得林清婉若不是在梧桐州龙门宗,也能成为万剑洲剑宗的嫡传。

甚至还有人想着会不会有一天林袖袖去龙门宗抢人。

最后……林袖袖确实是去抢人了。

不过没想到的是,林清婉竟然是林袖袖的女儿……

而跟随着自己姐姐成为柳袖峰嫡传的妹妹林清涟,外界虽然不得知她的情况。

但是他们也相信,未来的天下剑道,至少在女子中,最有可能迈入飞升境的,便是这一对姐妹。

在那之后柳袖峰再次收徒,更是有不少人来剑宗,想要拜入柳袖峰,就算是给柳袖峰扫树叶也可以。

毕竟此时的柳袖峰全是女子啊!万一自己入得林仙子和林小仙子的法眼,那自己不就少奋斗两千年?

不过……很悲剧,林袖袖表示只收女弟子。

至今,一年的时间过去,柳袖峰虽然人烟稀少,但是除了两位林家姑娘之外,还有20名的内门弟子,而且皆是可爱俏丽亦或是御姐妩媚的剑道天才。

于是乎,在极短的时间内,柳袖峰不仅是成为了剑宗其他峰所有男弟子的梦想之地,更是成了浩然天下其他男子的圣地!

当时就连江临在白帝国看报纸的时候就有所耳闻。

毕竟这就像是动漫和中的“女子学院的XXX”一样…..

谁不想成为女子学院的男主角?

而林袖袖知道,她江临肯定是知道自己柳袖峰的状况。

现在如果江临进了柳袖峰,不仅是成为了万花丛中的那唯一一朵的绿叶,实现了浩然天下所有男子的梦想,而且每一天还可以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修行。

再者,她林袖袖相信,成为自己的嫡传弟子,继承自己的剑道,对于每一个剑修来说,都是无上的吸引力。

可是他却拒绝了,而且拒绝得如此果断?

不过林袖袖不知道的是,江临确实是心动的。

自己不想和师姐每一天都晨起练剑吗?

这肯定是想的。

可是对于江临来说,在江临的心中,还有着同等重要的东西。

再说了,等自己以后把师姐从剑宗给抢走,在哪练剑都可以。

“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看着江临,林袖袖缓缓开口。

没有被拒绝的生气,有的只是单纯的好奇。

林袖袖知道江临是日月教的双珠峰的开门兼关门弟子(就他一个人),但是日月教嫡传和剑宗柳袖峰嫡传,无论给谁选,都会选择后者。

江临直起身,眼中竟是温柔:

“诚然,能够成为林夫人的嫡传弟子,确实是天大的机遇,晚辈也很希望每天和师姐在一起,但是,我的师父是我的恩人,没有师父,就没有现在的我,这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偿还的恩情。

再者,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会将师姐娶回双珠峰的,到时候晚辈也可与师姐朝夕练剑。”

“口气倒是不小。”

听着江临的解释,林袖袖轻柔一笑。

“不过,有恩不忘,不执着于他人给予的机缘,相信手中自己的剑,这才是吾辈剑修。”

语落,林袖袖走到江临身前,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点在江临的眉心。

未等江临反应过来,一抹柔意如丝的剑意汇入江临的识海!

这抹宛如女子轻舞着衣袖,在跳着极美的舞姿之时却透露出无尽的杀意。

仿佛红袖拂过你的脸庞,你的人头便已经落地。

“林夫人……”

当剑意稳落江临识海之时,江临睁开眼。

柳袖袖溺爱一笑:

“你不入我柳袖峰就算了,怎么,连我剑意都不想要了?

这抹剑意你就安心收下吧,算我两次把你打晕的歉礼。

不过没想到的是,你体内还有一抹剑意?”

“也是一位前辈所赠。”

江临如实道。

那一抹凌厉的剑意是雪梨的剑灵前辈送的,说来惭愧,江临至今都没有领悟的了……

而且给自己剑意的,为什么都是女子?

“嗯。”

林袖袖点了点头。

“那位前辈的剑意与我的都比较晦涩难懂,你不用急于求成。

待你对自己的剑意稍有所领悟的时候,再慢慢的消化我们的,取长补短。”

“感谢前辈指点。”

“好了,别谢了,你脸皮厚我又不是不知道。”

林袖袖白了江临一眼。

“对了,剑泉悟剑,你参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