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人节结束了。

或许有人觉得这一天过得太快,可或许也有人会觉得这一天过得太慢,但这些其实都是无关紧要的想法。因为就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时间仿佛如流水一般倾泻而去,让人下意识地就以为生活已经彻底变成了一根豪放的自来水管而且还是忘了装水龙头的那种。

至于情人节是什么,过去了便是过去了,在忙于学习的那些个小巫师们当中,又有几个还能记得住呢?

在那之后,别说是二月份剩下的十几天了,就连三月份都是一闪而过。大家才刚刚从堆积如山的复习任务中抬起头来,却愕然地发现玛卡已经在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

将近两个月的法国之行,并没有让玛卡产生太大的变化。而恰恰相反,霍格沃兹的学生当中,有一部分人的变化才是显而易见的。

就比如说哈利和金妮,他们这段时间每天都会一块儿去魁地奇球场参加训练是的,金妮通过自身的努力,终于被选入了格兰芬多队当一名替补队员。以她那越来越娴熟的技术动作来看,当上正式队员那是迟早的事。

又比如说罗恩和拉文德,他们这对奇妙的情侣终于掰了,而后者更是不可思议地又瞄上了纳威那个小子。当然,纳威的注意力基本都集中在了汉娜身上,他们三个人之间的故事,怕是还有得瞧呢!

再比如说赫敏和卢娜,这两位怎么看都凑不到一块儿去的姑娘竟然出人意料地成为了好姐妹。虽说她们说起话来总是聊不长,但两人的关系却并没有因此而受到不好的影响,时常会有人看到她们一起在图书馆的书架间并肩穿行……

嗯,在玛卡不在的期间,霍格沃兹中的变化实在是太多了,已经多到了一时半会儿都说不完的程度。

而就在这些变化逐渐发生之际,不知不觉的,夏天似乎就要到来了。

“……不,还是算了吧!”玛卡走在通往自己办公室的走廊间,随意地朝窗洞外瞥了一眼,心中暗暗地道,“英国的夏天,说期待倒还真是挺期待的,只可惜……”

没错,英国的夏天总是让很多人感到期待。只可惜,大家期待的并不是炎热、空调以及可口的冰激凌,而是终于有机会能够躺在草坪上晒太阳了!

校园美女黑白运动衫操场美拍

因为在英国,夏天就只能用“暖和”来形容,尤其是在霍格沃兹城堡所在的北方。

玛卡从窗洞之外收回目光,摇了摇头便往前继续行去。

他是在昨天回来的,在感谢过上一任魔文课教授芭布玲的代课之后,刚才已经上过了他回来以后的第一堂课。说起来,芭布玲这次为了替玛卡补个缺,可是中断了去东方考察古代魔文的行程特地赶回来的,他还真是要多谢几次才成。

在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玛卡生火煮茶稍稍忙活了一下,这才得空坐在了办公桌后头,拉开窗帘享受起了近日难得的阳光。

没办法,最近这里总是下雨下个不停。而就英国这鬼天气,一下雨就必然得要添衣服加被褥,不然你就等着被冻得像筛子一样抖个不停吧!

而当他在和煦的阳光之中眯起双眼时,自己在布洛瓦堡度过的那情人节后的日子,便又悄然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非要说的话,其实那段日子也没那么多值得回忆的东西。除了偶尔同维莉默契地锄锄草种种花以外,其余绝大部分时间都是窝在实验室里的。在正式动手为维莉解决问题之前,他需要做大量的理论研究,并在得出一个可靠结论之后进行那更为暗无天日的重复测算和验证。

至于维莉的血脉诅咒最后究竟解没解开,这个问题……嗯,果然还是容后再讲吧!至少现在,玛卡暂时是不愿意去想那件事情了。

除此以外,还有另一件事倒是值得他慎重思考一下的。就在情人节过后的第二天傍晚,维莉的父亲就找到了他,将一个颇为重要的情报传达给了他。而这件事,其中最关键的人物,便是那日前来拜访布洛瓦堡的三名神秘黑袍巫师了。

“麦克莱恩,你知道你们英国魔法界的维特家族吗?我这里有些事情,或许你应该需要了解一下……”

当时维莉的父亲是真么说的,而玛卡一听,眉头当场就皱了起来。

“你果然是知道的吧?”布洛瓦道,“我不知道你和那个维特家族到底曾有过什么样的接触,可是现在,你至少得要小心了维特家族的人也会派遣代表选手,参加那场炼金盛赛。”

“维特家族?”那时正站在桌边的玛卡立刻问道,“布洛瓦先生,你既然这么说,就代表着他们已经派人过来和你接触过了吧?”

“是的,”布洛瓦微微点了下头,“他们想要邀请我和他们进行合作,共同谋夺尼可勒梅的炼金遗产……这个合作,我接受了。”

不用说,维莉的父亲之所以接受了那个所谓的“合作”,与他玛卡多半是脱不了干系的。更别提事后还和他提起了此事,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也就是说,如果那维特家族想要在那场赛事当中做些什么的话,他便可以通过布洛瓦先生这边得到第一手消息。

可是,维特家族究竟想要怎么做呢?就现在来说,那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总之,一会儿先去和夏洛特学姐见个面吧!”玛卡在椅子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还有戴尔菲,该去费希尔家看望一下那孩子了……也不知道伏地魔最近过得怎么样?”

……

另一边,和晒着太阳的玛卡相比,哈利他们几个的负担就显得重多了。

最近这段时间,教授们和赫敏都在不停地提醒着他们,o.w.ls考试正在前方一刻不停地接近。他们每过一天,就离考试越近一天,压力在小巫师们身上不断地增加着分量。

就如被纳威出乎意料的表白弄得心神不宁的汉娜,这份压力就要明显得多。在今天的草药课上,她突然就大哭了起来,抽泣着念叨自己蠢笨得几乎不配去考试,还说自己现在就想直接退学……

很好,她这就成为今年首个收到庞弗雷夫人配制的镇定药剂的学生了。

而除了学生们,某位教授的状态似乎也不太良好。

海格最近对那些巨型蚕宝宝似的弗洛伯毛虫关心过头的,在授课以外的时间里,他整天都在后院围着它们打转,结果就被他那个大个子弟弟好好地“亲热”了一顿因为海格这几天忘记去陪他了。

相信我,鼻青脸肿的海格看起来真的很糟糕,因为他原本就已经够臃肿的了。

倒是赫敏,这些天来她的笑容是越来越多了。

“卢娜,这里应该用更多的分量,要记得按照书上说的去做……”

在图书馆的阅览桌边,赫敏指着一本魔药学的课本,对坐在她身旁的卢娜耐心地进行着课后辅导。

她在这段时日中发现,卢娜其实也同样很聪明,对各种知识的消化吸收都很迅速。只要她愿意学的东西,都能在认真学习之后部纳入脑海之中。

只是有时候,她的聪明也会害了她。因为她总喜欢在某些按部就班的学习内容当中添加更多的想象力,就像是魔药学,不严谨的配比可是会吃苦头的。

但也正因如此,赫敏她才能这么快就找到和卢娜相处的正确方式。也只有在学习当中,她们的交流才会有一个共同的基准,她才能不被卢娜的跳跃性思维弄得接不上话去。

可是,她究竟为什么会与卢娜交好,这暂时就没人知晓了。

“……不,不对!卢娜,看看书本,计算公式不要乱改!”赫敏再次指着课本,小声地道,“就是这儿,瞧!这里应该……哦,等等!”

她说着说着,突然就顿了一下,视线已经脱离的书本,落向了图书馆的大门口。

“卢娜,是玛卡”她忽然道,“嗯……我觉得我们可以去找他谈一谈,你认为怎么样?”

卢娜闻声,一脸迷茫地抬起了头来。

“是吗?哦……好啊?”

卢娜这边倒是回答得很干脆,可光看她那副恍恍惚惚的神情,还真让人无法确定她到底有没有听清赫敏都说了些什么。

见卢娜迅速的回应了自己,赫敏反而又开始犹豫了起来。虽然她也算是早就作出了决定,毕竟连卢娜都早已经找她谈过了,现在两人还成了好朋友……可对她来说,同玛卡去商量还是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的。

“唔……玛卡在哪儿?”卢娜左右看了看,梦呓般道,“他吃过午餐了吗?嗯……才刚下课不久,应该也还没吃吧?”

“午餐的问题先放在一边吧!”赫敏抿了抿嘴道,“卢娜,你说”

然而,卢娜这回却并没有让她把话说完整。

“走吧!”

就在赫敏刚开口的那一瞬间,卢娜已经站起了身来,一把拽住了她的臂弯,拉着她朝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