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免费!

孙隼最先去的地方自然是江州,先前江州各界大佬在喜得儿酒店聚会,一直没能等到苏衍的到来,虽然生气但却不敢说什么。

此刻一群大佬又是聚会到了一起,既然苏衍不来,他们也乐得清闲,大家联络一下也是不错的。

孙隼到场,让在场的人都是微微侧目,纷纷对孙隼示好。

如今大家都是知道孙隼是跟着苏衍的,自然是四方巴结他,这让孙隼也是颇为自傲。

孙隼到了会场,直接端起酒杯自罚三杯,让一群大佬都是点了点头。

“苏少让我带话,没能前来和各位大佬聚会,心里十分过意不去啊。”

华老连忙起身道:“苏大师哪里话,他肯定是有要事,我们自然理解。”

华老望着孙隼其实是满脸羡慕的,如果不是自己步步走错,孙隼的位置恐怕就是他的了,而且恐怕还更受苏衍重视,毕竟他救过苏衍的命。

“华老说的不错,苏少没能来此确实因为有事耽搁了,他昨日一整天都在炼制一种东西。”

群人皆是面面相觑,脸上露出了好奇之色。

孙隼没有点破,而是直接从车上拿出了一百多瓶的灵力液,一一送到了各位大佬手中。

极致蓝眼美女迷人

大家狐疑更甚,望着手中的小瓶,不知是什么东西。

“这是苏大师感谢大家祝贺他乔迁之喜的小礼物,希望各位大佬能够喜欢。”

一群皆是恢复神态,纷纷道谢,不过心里却是有些嗤之以鼻,送了那么多的贺礼,就送这么个小玩意,太亏了。

孙隼没有逗留,而是直接驱车离去,来到了南市之地。

此时的南市灯火辉煌,最著名的五星大酒店内聚集着南市的各界大佬,包括武道界、政商界,娱乐圈的名媛都是前来驻场。

原本大家聊得不亦乐乎,但见到孙隼来了,皆是停下来,纷纷迎了出来。

“孙老来到南市,真是南市蓬荜生辉啊。”

梁于涘满脸笑意的和孙隼情切握手,显得十分热络,但在场的人都知道梁于涘是给苏衍面子。

南市自然以梁于涘为首,宇文雄霸也只能待在他的身后。

“喜得儿聚会,苏少没能前来,颇为自责呢,所以就派我给大家送上一份小礼,算是弥补大家的祝贺了。”

孙隼一一将灵力液送到了各位大佬手中,和几名重要的人物寒暄了几句,便是驱车离开。

之后孙隼又是前往北市乃至临州,一样的将灵力液送给了各位大佬。

奔波四地,眼下早已日出,孙隼感觉有些疲惫,就直接找了个酒店打算休息一下再回北城。

江州聚会之处,在孙隼离开之后,大家才是纷纷交谈开来,当然也不敢说苏衍的不是,只是发发牢骚罢了。

“苏大师可真会礼尚往来啊,还不忘给我们送个小礼物,真是有心了。”万金一脸的不甘,自己可是为此投进了八千万。

“谁让他是苏大师呢,你如果当上了万大师,你也可以如此啊。”

有人颇为不屑,其实自己心里也是有些不满的。

华老则是不同这些人,因为他对手中的瓶子十分熟悉,血龙潭之后,他就收到过一次这样的瓶子。

瓶子里面装的就是铁皮石斛炼化的灵力液,那可是让他从武者中期直接达到了武者圆满,如今已是武者巅峰的水平。

如果这小瓶里面还是灵力液,那么他突破武师便不是愿望了,将会立即实现。

是以华老颤颤巍巍的打开了小瓶,一脸期待的闻了起来。

其他大佬有些不屑道:“华老你还真把这小礼物当成宝贝啊。”

“华老可是苏大师的红人,自然认为这是好东西。”

华老不予理会,而是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了瓶子上。

他没有失望,闻到了那种熟悉的味道,而且更加浓郁,这让他欣喜若狂。

“哈哈,就是这东西!”

华老大叫,一脸的疯狂之色。

最后他直接望向各界大佬,朗声道:“你们可以将瓶子都给我,十万一瓶。”

各位大佬纷纷诧异,这小礼物能值十万,这也太能吹了吧。

不过他们见到华老那种喜悦的表情,感觉其中恐怕真的有什么古怪,都是将手中瓶盖打开闻了起来。

政商界的大佬倒是颇为平静,只是发觉有一股清香的味道而已,都以为是什么香水。

可武道界众位大佬不淡定了,皆是一脸的欣喜若狂,眼里闪烁着狂暴之色。

“好东西啊!”

“这是天地灵气所化啊,如此浓郁堪称极品!”

“苏大师不欺我们啊,这可真是好宝贝。”

一群武道界大佬完无法淡定了,个个兴奋无比,纷纷护住手中的小瓶,生怕飞走似的。

政商界的人完愣住了,真的有这么好吗,这不就是香水吗。

“王老板,我和你商量个事,将你那瓶卖给我,二十万如何?”

“张老板,我们俩的交情不说了吧,卖给我三十万。”

三十万显然是最高的价格,灵力液虽然珍贵,但量有限,只对武者有大用处,而对于武师境界的人作用就小了很多。

可那群武师大佬依然对灵力液狂热无比,他们用处不多,可以给子嗣啊,这可是天大的好东西。

政商界的人就更加疑惑了,但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并不差那二三十万,是以没人卖。

而他们从孙隼发布的信息中得知,这灵力液可以延年益寿,治疗病症,顿时就恍然大悟了,庆幸没有卖出去。

江州的火爆直接弥漫到了南市,南市各界大佬比起江州的大佬们更加疯狂。

毕竟他们是战败地,没有受到严重的打压已是万幸,根本没有想到苏衍还会送如此珍贵的东西给他们。

梁于涘望着手中的灵力液,满脸欣喜的说道:“有这灵力液我的隐疾至少可以驱除一半了。”

就连宇文雄霸都是无比激动,对于苏衍的恨意也是减轻了不少。

“可惜,可惜,只有这么一瓶,要是能够源源不断那就太好了。”

各市大佬们显然不能满足这么一瓶能用多久,这就好比有了瘾一般,一天不用浑身难受。

“不行,我得去苏大师哪里,让他无论如何也要再给我一点。”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你们都给我站住!”

……

四市各界大佬疯了一般,纷纷朝苏衍的住处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