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身影,绝世而来。

就在那诡异白衣动身的刹那,秦苏心头猛的一震,只感觉后背彻骨冰寒。

只见那原本相隔数万丈距离的身影,竟然刹那间踏空而行,只是眨眼便出现在了身后,距离秦苏不过十丈之遥。

“不是吧!”

秦苏心头大骇,当下忍不住回眸朝身后看去,就在他转身的刹那,整个人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这出现在身后的诡异白衣,身影衣着飘泱,竟然是一道女子身影!

她长发如瀑,身影飘渺,浑身上下只有一袭白衣,双足如脂玉般赤裸,看起来宛如缥缈皎洁的仙子。

如果放在平时,秦苏必然会好好欣赏一番,可眼下其身影上传出的杀机,却让秦苏连想欣赏的念头都没有。

“鬼……鬼!”

不知是谁,突然发出一声惊呼,连同秦苏也被吓了一跳。

紧接着,那开口惊呼的天骄,身体猛的一僵,双眼有鲜血流淌,彻底灭绝了生机。

“……是谁……”

踏梦归来马蹄落纯真少女和白马

秦苏头皮发麻,尤其是看到这天骄惨死的模样,更是忍不住心中惊骇。

甚至这白衣如何出手,他都无法看出,这种诡异的灭杀生命,仿佛只需要一个念头即可!

“……是谁!”

就在秦苏这句话传出的刹那,那出现在身后的诡异白衣,口中同样发出声音。

她声音冷漠,仿佛来自九幽,尤其是她的一双瞳孔,更是有着说不出的诡异,让人一眼看去就会沉迷进其中。

很难让人想象,一个人怎么会有这般诡异而妖邪的瞳孔。

秦苏眸光看去的刹那,整个人如坠寒窟,仿佛自己的眼睛就要被撕裂,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那天骄弟子为何会诡异的死去。

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凝视了这白衣身影一眼!

“嗡!”

就在秦苏快要抵挡不住的刹那,体内一股仙气涌出,瞬间将这股撕裂之感冲散。

“嗯?”

白衣女子眉头微皱:“是,仙族的人!”

她目光在秦苏身上扫视,似乎对仙族的身份十分忌惮一般。

“仙族?”

秦苏闻言,脑海中瞬间闪过千百个念头。

这白衣女子恐怖无比,杀人更是毫无征兆,能够从禁地深处刹那间出现在自己身后,恐怕其修为不在五彩神女之下。

就算他想要逃跑,恐怕也逃不过对方的手心。

此时听到对方称自己为仙族,这不由让秦苏心中大喜,看到自己拥有仙之力之后,虽然神穹大陆上的这些强者看不出来,但对于六大真界以及眼前这位恐怖的女子来说,绝对能够一眼看出端倪。

“是是是!”

“仙女姐姐,我是仙族的人啊!”

秦苏连忙开口。

直接给自己套上了仙族的身份,眼下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这女子认为自己是仙族的人,那么所索性就直接承认,或许能够保住小命。

同时,他心中也在暗暗叫苦,这白衣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难道乾坤戒中那发光的石头,与其有什么关系?

秦苏这么想着,心中不由猜疑起来,听蓝月等人所言,她们闯入的那一片地域,遇到的乃是一只大蛇。

而眼下,秦苏怎么也无法将眼前这仙女般的女子,与那所谓的大蛇联想到一起去。

尤其是她的一双瞳孔,仿佛将自己的身体洞穿。

“多少年了,没想到还能看到仙族的人!”

白衣女子轻叹,神色中露出一丝落寞。

仙族的人?

秦苏闻言,心中不由大喜,听这女子的意思,似乎其身份与仙域有关。

可还不等秦苏松下一口气,那女子紧接着发出的声音,却让他整个人都傻眼了。

“是仙族之人,该死!”

这一道冷音落下的刹那,白衣女子就要抬手将秦苏灭杀。

“啊!”

“不不不!”

“仙女姐姐误会!我不是仙族的人啊!”

秦苏心中叫苦,急忙开口否认。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承认仙族的身份,竟然会是这种倒霉的结果。

“不是仙族的人?”

白衣女子闻言,手掌已经贴近秦苏的天灵,但却没有继续出手,而是冷冷的看着秦苏。

“叫我什么!”

她突然想起了秦苏对自己的称呼,眼眸中不由闪过一丝诧异。

“额……仙女姐姐啊!”

“难道不是吗?”

秦苏做出一副浑然不知的样子,嘴里不由干咳一声嘀咕道:“我从未见过如同仙女姐姐这般漂亮的女人,如果不是仙女姐姐,那么这个世界上,有那个女人敢称的上仙女二字!”

见白衣女子没有动怒,更没有要杀自己的意思,这不由让秦苏心中暗送了一口气,索性大胆了起来。

他就不相信这天下的女人,有哪个不喜欢听别人的夸赞。

对于这些,秦苏自然是从陆婉儿身上学来的。

陆婉儿一直围在自己的身份,嘴巴像是抹了蜜一般,虽然秦苏对她没有什么想法,但也不会讨厌,反而听到这些话语心情大好了许多。

眼下秦苏现学现卖,自然是手到擒来。

“仙女姐姐!”

“我好崇拜呀!”

“能够有幸见到一面,我秦苏就算是死,也不枉来一回啊!”

“只可惜……就算是放过我,那些人也不会放过我的!”

秦苏说的十分真诚,可怜。

尤其是他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无论是谁见了都会相信他的话。

果然,这白衣女子听到秦苏的话,忍不住好奇的多看了他两眼。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体内蕴含仙气的少年,竟然会这般对自己开口。

“体内虽有仙气,但却不是仙族之人!”

“真正的仙族之人,不会如这般软弱!”白女女子开口,手掌缓缓落下,似乎放弃了抹杀秦苏的念头。

“呼!”

秦苏这才忍不住长吸了一口气,身子不由往后挪了挪。

至于雪天河,叶云尘那数十人,早就吓的躲在了巨棺的后方,连大气都不敢喘。

“不是仙族的人,又不像这神穹之修,到底是谁!”

白衣女子扫了一眼黑色巨棺,眉头微微皱起,随后又看了看秦苏,冷声询问。

“其实……我……我是神魔!”

秦苏咬了咬牙,当下显露出自身的神魔血脉,在他看来,这女子既然是仙族的仇人,或许说不定和神魔有些关系。

如此一来,说不定能够脱过一劫,甚至傍上一位恐怖强者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