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啊,我们直接能过渡到大二了!”

“我算算啊……我们进校军训了半个月,没多久就十月了,一月初放假,才读三个月!”楠哥坐在河边的石台上,双手撑在两边,晃着脚居高临下的看着周离。

“才读三个月就大二了!”她说。

“不好吗?”周离说道,“到时候你就是真正的李师姐了。”

“我都还没玩够呢,我上大学的主要目的是体验大学生活,又不是上网课和毕业。”

“不知道这学期还能开学吗。”周离说。

“唉……”

楠哥一边叹着气一边看向天边:“彩虹已经不见了。”

“但是阳光出来了。”周离说。

“上来。”楠哥喊。

“我不。”

“上来和我挨着坐。”

气质长发美女白裙飘飘花墙甜笑户外唯美写真图片

“不。”

“为什么?”

“en…”

周离看了看四周的行人,又仰头看了看楠哥——这个石台有一人多高,还写着有字,他实在没办法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中爬上去坐着。

楠哥继续催促:“别管他们,要看就让他们看吧,再怎么看你也不少一块肉!快点!”

五秒钟后。

周离和她并肩坐下,看向远方。

楠哥嘿嘿一笑:“是不是视角不一样了?”

周离点头。

石台确实称不上高。只不过这个地方的绿化做得比较好,有很多观赏性的小树。在下边视线多被这些小树遮住了,坐上来后,视线便可以越过这些小树的树梢,直看向蜿蜒着的江河。

乌云已被拨开,夕阳照得江面波光粼粼,倒映着淡淡的红。

桥上车水马龙。

这是时光在这座小城流过的痕迹。

“你平常在家中无聊的时候都是怎么打发时间的?”楠哥晃着脚问他,“看剧和看书吗?”

“我最近在学雕刻。”

“为什么突然学起雕刻来了?”

“因为我最近接触到一门法术,需要有很高的雕刻能力。”周离想了想,仔细解释道,“学到大成可以雕刻一头石狮子,它可以活过来。”

“所以你现在……”

“我最近雕了几把勺子。”周离说着摸向衣兜,“我给你带了一把,雕得最好的。”

“它可以自己舀饭吗?”

“不可以。”

“那可以干什么?”

“舀饭。”

周离把自己雕的勺子递给她。

这把勺子是胡桃木做的,形状修长,勺柄有弧度,没有雕饰,他暂时还没有那个水平。但他已经尽力将勺子的形状做得更优美了。

楠哥接过后,仔细打量一番,很开心的将之揣进兜里:“我回去把它供起来。”

这句话让周离觉得耳熟。

“雕刻好玩吗?”

“好玩。”

“你在哪里学的?”

“看教程自学的。”

“这个还可以自学哦?”

“挺简单的。”周离想了想,“刚开始自学没有问题,可能想要学到一个很高的水平的话,还是得找个合适的师父跟着学。”

“那你怎么不找?”

“不想找……”

“你这个人脸皮太薄了……”楠哥顿了下,“我们院子里就有个搞木雕的老师父,手艺不错,除了木雕还会画画来着,还有雁城大众网的记者来采访过他,你要不要去考察一下?”

“你们院子里?”

“对,你来学吧。你来学的话,我有空就来和你一起学。”楠哥想了想,“我还给你送饭。”

“en…”

送饭显然只是楠哥的幻想。

学这个哪有那么严格,又不是古代读书。而且现在到处都能吃饭。

周离想了想,问:“老师父严格吗?”

“脾气很好,说话也和气,我小时候去捣乱也没见他骂人。”楠哥忽然笑了,“上个月刚回来的时候我还和他下过棋,我学抖音里面的,一边用手机一边和他下哈哈……后来他又来找我,我怕被他识破就拒绝了,他还很遗憾呢。也可能是不服气。”

“他收徒弟吗?”

“不知道,你要找他学的话,我就去帮你打探一下。然后帮你疏通一下关系。”

“en…”

周离又想了想:“那就麻烦你了。”

“你不考察下?”

“不用了。”

“你要是不好意思,我明早又去虐他一遍,顺便拍几张照发给你看。”

“不用,我本身就刚开始学,连入门都算不上。”周离觉得只要是个搞木雕的都能教自己。

“那你就等我消息吧!”

“好。”

“我闲着无聊还真的会来和你一起,我在家也无聊得很。”楠哥说着忽然想起,“哦!再过一个月我就要回老家帮着干活了,对了你钓过钓龙虾没有?”

“钓过。一次。没有吧。”

“那我带你回我老家钓小龙虾!我老家有块田,小龙虾超级多,每年都钓不完!”

“这……”周离犹豫了,“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到时候我再带上江寒,再带上槐序,再叫两个同学,不就很正常了嘛!”楠哥随手又给了周离一锤,“你就是脸皮太薄了!”

“哦。”

“那就说定了!”

“好。”

“走了!”

楠哥双手用力一撑,便从石台上跳了下去,落地后她还转身看周离:“要不要我接着你?”

周离:……

两人又慢慢悠悠沿着河边往回走。

雁城已经是黄昏了。

次日一早。

周离还是收到了楠哥发来的图片。

看得出老爷子的功力很深,是研究了一辈子的,但具体深到什么地步他就看不出来了。

其实其他的雕刻品还好,看着只能让人称赞,但其中有一个人像雕塑,却让周离很惊叹。雕刻的是个亭亭玉立的女子,怎么说呢,女子雕像不仅美到了极点,而且真实、刻画入骨,乍一看就像她要活过来了一样。上了色后,没有参照物的话,你甚至会觉得是个真的人站在那里。

唯一不真实的一点就是她太美了。

李呆毛:咋样?

周离:太厉害了

周离:要不算了吧?

周离:我感觉我不配

跟着这样的老师父学习,那得有多大的压力啊!学不好他自己都不好意思。

李呆毛:哈哈哈……

李呆毛:人家还不想收你呢

李呆毛:他说他不收徒弟,但是你可以跟着他学,一起娱乐,他指导你,还不收学费

周离:我想想……

李呆毛:想什么想,多好的机会

李呆毛:你要实在不好意思,多送点礼呗,用送的礼把学费补上,反正你有的是钱

周离:好吧

李呆毛:你别急,我这两天先给你美言几句,帮你铺垫铺垫

周离:哦好

打完字后,他抠了抠头,找师父这件事他可是挣扎与纠结了好久才决定放弃的,没想到这么稀里糊涂的就被楠哥解决了。

李呆毛:对了

李呆毛:图片

周离点开图片一看——

楠哥家供着一个关公像,还摆着插电的假蜡烛和假苹果,似乎不少人家中都有这个。

只见关公赤面长髯,手持木勺,怒目圆睁,端的是一个好威风。

周离无语极了。

周离:趁爸爸没回来快取下来吧

这是诚挚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