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寒雪宗与黑魂殿的正魔之战,已经是过去了半个月。

那一场正魔之战后,黑魂殿已经是化为了一片废墟焦土。

而由于那一晚黑魂殿入侵寒雪宗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且寒雪宗又几乎倾尽宗的中高战力出击黑魂殿。

如此浩大的声势是怎么都瞒不住的。

再经过这些天的发酵,新闻家修士的传播,此时黑魂殿覆灭的消息已经是从极寒洲传遍了天下。

黑魂殿属于魔道一大教,实力相当于顶级宗门。

可就是这样的宗门,突然地袭击寒雪宗,而寒雪宗又不计任何代价地将黑魂殿“覆灭”,其中可以发生的东西太多太多了!这怎么不惹得天下人的疑问。

一时间,不只是极寒洲而已,浩然天下各大洲的新闻修士都是忍不住了,纷纷往极寒洲去赶,务必要从寒雪宗口中透露出什么独家消息。

可是,无论那些新闻家修士怎么套话,得到的消息都毫无营养,总结起来无非就是“黑魂殿失智了,想要攻打我们,结果装B不行反被我们那啥了……”

再问“听说江临与贵宗宗主新收的闭门弟子被抓,为何只有江临一个人回来。”“为什么黑魂殿要抓江临和秦玲”。

对此,寒雪宗的弟子们根本就不知道,只是表示迟早有一天,我们会找到秦玲师姐的!

寒雪宗的弟子们是真的不知道,他们在最后一刻既没有见到已经为神的秦玲,也没有看到黑魂殿殿主自爆而亡。

编发簪花的清纯校园美女写真

若说唯一知道的,那就是将黑魂殿覆灭之后,相传宗主的心情很是不好,且萧师姐以及方若姐姐甚至连那位女帝和江临都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模样。

有一说一,江临的心情怎么会好呢?说乱成一团麻都丝毫的不过分啊……

或者说信息量太多了以及太不可思议了,导致江临回到寒雪现在还没有理顺。

首先是关于自己是江枫转世的事情。

对于这件事,江临觉得自家的初雪肯定知道的很多。

可问题是……初雪融入了那一把冰雪长剑之后,在自己身体里就开始呼呼大睡了,无论自己怎么戳都叫不醒……

对此,江临只能是先放一放了。

然后就是初雪和溶烙的那些对话,以及溶烙要寒雪宗宗主转告给自己的话。

“告诉江临那家伙!一定要活着看着他亲手改变的世界回到原来的模样啊…….”

这句话的意思不就是“要让江枫看着他亲手改变的世界变成原来的模样”吗?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问题是,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直觉让江临不得不相信,她就是传说中的神灵。

只不过这个神灵的神力还没有完的恢复。

江临问过了司空雅以及寒雪宗宗主,他们表示当时夺舍秦玲的她实力有半步飞升。

然后寒雪宗宗主还问江临,他到底和那女子有什么过节,又为什么会夺舍秦玲。

江临把自己知道的情况部告诉了寒雪宗宗主,当然,江临隐瞒了“转世“被强行推倒”“初雪融合上古古剑”的事情。

“江小兄弟是说…..秦玲是她的另一半灵魂?而那名为溶烙的女子,是上古神灵?”

“是的,这是晚辈的猜测。”江临严肃道。

罗练霜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在房间中踱步。

最后,罗练霜表示,这件事最好别向外公布。

江临自然是表示赞同。

对于已经是飞升境,眼界与大道理解属于顶尖一类的罗练霜来说,就算是经历了昨晚的事情,就算是江临以极为肯定的语气,罗练霜都对于“神灵”一事将信将疑。

更别说是对于世间其他人了。

毕竟除了经历上古时期的青竹夫人和妖族天下的月老翁来说,对于世间其他人,神灵不过是存在于传说之中而已。

甚至你去问问现在的一些儒家圣人,他们小时候绝对有被“要是不听话,那些上古神灵就要吃掉你”的恐怖故事……

因为上古时期,实在是太过于遥远了……

所以信不信是一回事,而且就算是真的信了,除了引起世间的恐慌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

“确实是没有透露的必要。”

晚上,江临找到了方若姐。

方若姐本来就是为了封印的事情来的,所以江临觉得方若姐对于“神灵”一事,应该是了解不少。

“小临,这件事本来是不想把你牵扯进来的。”看着江临,方若愧疚道,“但是现在,已经晚了。”

江临摇了摇头:“如果我第一世真的是那江枫,因果循环,躲也躲不了,迟早会遇到的,方若姐无需自责,只是……”

“我知道你还在担心,其实是没有什么必要的。”

方若缓缓饮了一杯茶。

“根据教中文献记载,上古神灵绝大多数已经是被彻底的击杀,根本就没有复活的可能性,被封印的是神灵只有三位,其中一位就是溶烙,还有一位金发神灵,最后一位就是神王了。

尽管溶烙不知去向,那金发神灵也不知道封印在哪里,但都不打紧,就算是她们都出来了,这天地的法则已经是改变,她们再怎么恢复,也不会超过飞升境。

先不说我们浩然天下,妖族天下的飞升境强者就可以联手把溶烙和那金发神灵追着打了。

最关键的是……”

“是神王?”

“嗯!”

此时,方若才真正露出了担心的神色。

“我刚才说,由于大道的法则的改变,就算是溶烙和那金发神灵部出来,也都没有丝毫的大碍,可若是神王的封印地被她们找到,且被她们唤醒的话,那么那神王便可以再次改变这天地的法则。

届时,一位位新的神灵会再次诞生。

那将会是真正的生灵涂炭。”

“那神王封印的位置,真的就没有任何一点线索吗?”江临有些不甘心。

“没有的,甚至他可是被封印到某一个地方,也可能是某一个物件之内,也可能是某一个人。”

方若轻轻一叹。

“我们日月教自古都在寻找,儒家学宫也在寻找,妖族天下的月老翁估计都在寻找,可都一无所获。”

“那溶烙能够感应到神王的位置?”

“也不可能。”方若微微一笑,“小临,我说过,除非那神王苏醒,改变这世间的法则,否则的话,神力无法与大道共鸣,她们比我们能难找到,若是说我们是沙里淘金的话,那么,她们便是大海捞针。

所以说,其实那熔烙出来与不出来,唯一的区别在于多了一个隐患。

但是这个隐患又极难发生,就算是告诉了天下又如何,有几个人会信?信了以后又有几个人会成天防贼。

天下去找熔烙又有什么用?当一个神灵要躲起来时,谁又能找到?”

“所以……”

方若缓缓提起头……

“如果那神王真的复活的话,恐怕……那是这世间逃不开的劫数……”